一只叫白老鼠的老鼠

【副八】半大小子

那时候八爷和副官还没表明心意,将近饭点了,八爷看到佛爷练兵,每三人一组,每组身边都放着三人份的食材有肉有菜搭配的挺好,还有一桶水小副官一人一组。


佛爷身边呢还放了个裹得很严实的箱子,张副官看了佛爷一眼,佛爷点了头。小副官就站起来“老规矩,前六名自选一份食材!一二名每组加三份羊肉!开始!”


说完就看小副官忙活起来八爷就问啊这数儿不对啊您这奖励都不是整数呢?为什么取前六?而且第二名还有特殊奖励?还有您这……(吧啦吧啦……)


然后就听着副官起立大喊一声“报告!”

“讲!”

“报告佛爷!张日山考核项目完成!”


说完佛爷就点了火,烟从另一边较远的地方呈发散的一丝丝冒出来,没有成直直上升的样子后面的人也陆续完成了。


“第一名合格!第二名合格……”然后第一的张副官就到佛爷身边的大箱子里一个人领了三人份的羊肉,还有额外加餐的自选蔬菜,外加上自己本来就分得的一人份食材回到灶旁,水里加了葱,几粒花椒,煮开然后从佛爷身后的位置拿出自带的牛肉辣酱倒进去自己做了个红油锅。


“老八你刚才问我,答案就在那呢,营里训练不论什么每次第一都是张副官,时间长了士兵们觉得不公平,但又超不过他干脆跟我抗议,最后全体士兵提议所有训练项目奖惩名额都多加一个人。第二名也算第一名。”


但是此时八爷也只是支着一只耳朵在听,并且眼睛已经盯着张副官将自己原来那份食材倒到锅里煮熟然后迅速的吃光,已经开始向内三盘肉下手了“我滴个乖乖,佛爷!您的兵练的苦,单人伙食定量本就比一般人多出不少,你看看这一人份都这么多!”还推推眼镜儿瞪着眼睛“这小子也太能吃了吧……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啊,佛爷您是不是得有三分之一的军费都花在伙食上了!”


副官吃着自制火锅,眼看羊肉和菜就剩最后一盘了,感觉一直有人盯着他还不大开心,噘着嘴抬眼却看见了一直盯着他的八爷,顿时笑了出来拿着自己的碗挑了些肉和蔬菜递过去“八爷吃不吃啊……”看看自己用过的筷子皱皱眉马上换了双没用过的递过去然后就回去迅速的吃完所有的东西边吃边说“吃点儿,挺好吃的”然后就收拾东西带着最后三名加训去了而八爷从头到尾脑子里都在循环,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句话“我说佛爷……张副官的身手到底是在张家练的还是为了吃练出来的”


副八】(有娃后)尴尬那些事儿

私设黑瞎子是副八之子齐星写给自家八爷的贺文wwwww不知道会不会难为情

——————————————————————

那年夏天齐星刚满八岁,八爷的屋里暑期总放着两个巨大的冰鉴,拔步床由于过猛的用力显得有些不堪重负,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嗯……呆瓜星儿还在呢,你、唔嗯!给、给我收敛点儿……”八爷轻声想喘还不敢喘的。

“星儿睡着了,应该听不见……”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动情之时哪顾得眼观六路,小齐星听见爹爹屋里有动静,以为他们还没睡开门就进了屋,就见着八爷趴在副官身上两人身上都是汗涔涔的,副管登时恼羞成怒,脸上就挂了相刚要开口,却见八爷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日山,没事儿。”

说着看副官还没动静戳戳他胸脯,这时副官才回过神来俩人还在被子里处于那种尴尬的姿势,轻轻退出来自己躺到一边不说话。

八爷坐在床边背对着星儿扯了睡袍穿起来,脖颈上几枚小小的吻痕没有遮住,就暴露在孩子面前而八爷却一点都不觉得尴尬,蹲下身抱着小齐星“星儿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渴了?要不要喝水?”

“嗯!”小齐星点点头还比划着“咱们家桌案太高了,星儿够不到才来找爹爹……”齐星不懂爹爹和父亲在做什么,却隐约感觉到好像打扰了二人,怕的紧看着都要哭出来了“爹爹孩儿错了!对不起!星儿这就走。”

“星儿没错。”八爷领着星儿给倒了水“来慢点喝,星儿啊,爹爹今天和父亲做的事呢是所有相爱的人都会做的事,这个呢是父亲和爹爹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星儿也是这么来的,但是啊这可不是跟谁都能做的,必须得是爹爹和父亲的关系才可以,必须是可以交付一生的感情才能做知道么。”

“星儿知道了,父亲对不起。”

“咳、嗯,下次进屋记得敲门。”副官扭头咳了一下掩饰自己发红的脸。

齐星道了歉退出去还懂事的关了门,八爷回到床上看着“呦呦呦张大副官刚才是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了?这跟孩子样可不好啊。”

副官想想自己却是有不对之处,笑出来反倒扑过去给八爷按在床上“那日山这就给您赔不是。”

【副八】生日

别问我灵感来源……哎一言难尽亲身经历的就改了个时间虐狗进行时有齐星出没注意


————————————————————


阴历七月十号齐八爷带着齐星去买长寿面,齐星看着地上烧纸钱的痕迹问到“爹爹!这是什么日子了?怎么又这么多烧纸的?”


“星儿啊马上就七月十四了,中元节了,是人们悼念亡者的日子。星儿的生日我前几天看见烧纸突然想起来的。”


“星儿生日?”小孩子眨眨眼。


“记得爹爹前段时间给你买的礼物么?爹爹跟你父亲最近很忙,虽然早就准备好了,但一忙就给忘了,前几天见人烧纸钱就想着,又是中元节了鬼门要开了,这么多烧纸的,诶呀……斯……七月十四好像还有个什么事来的?哦对了,星儿生日是农历七月十日。”


“爹爹可注意身体,别忙坏了,星儿是小孩子不过生日也没事的。”


等到了家副官还在书房伏案疾书,八爷朝屋里喊“呆瓜!别看了出来吃面!”


副官出来看着八爷带回来的寿包和刚出锅的寿面“今天星儿生日啊。”


齐星倒是很开心“父亲记得!”


“因为我生日我自己都不知道,而你爹爹是四月十八,已经过完了。”


齐星撇撇嘴,八爷的洒脱倒是学了个十成十“爹爹的生日父亲倒是记得挺清楚的啊……”那小眼睛眨巴眨巴的,倒像是打趣他俩似的,给八爷弄个大红脸“星儿……莫要胡说吃饭!”


副官看着齐星转身进屋“星儿,这是你的礼物,不过现在不能给你,等你过了你大伯的考核就给你。”


“谢谢父亲大人”齐星看着勃朗宁掌心雷眼睛都冒了光,心里却对这两个秀恩爱的大人嗤之以鼻“哼!我以后长大了有了爱人也把他生日记得清清楚楚的!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副八段子】重阳节——老一辈的故事『龙虎斗』

重阳节

“我说呆瓜,走了两天了做完火车坐汽车的,现在这”八爷伸手指指面前茂密的丛林“这山高路远林深的,就这么点小破路,咱不会坐狗骑兔子去吧?”

“您又不是狗骑什么兔子。”

“嘿!我说你!”

一路上八爷就发现这山风水极好,暗合阴阳术数可隐隐又有些奇怪,七拐八拐的终于到了山中一处别院,“我的妈!我说呆瓜!你这家也太……”

这院子修的竟然跟张家古楼有几分相似,难怪觉得不对,这宅子虽然气派却是半阴半阳,正在中线上估计有蹊跷。

进了屋八爷竟发现屋中竟挂着两幅开口的下山虎,爹妈都不在,老爷子严肃得很,真是目光如炬,感觉能看到人的灵魂深处似的,老太太倒是很温柔,身材高挑,生着双杏眼,说是老爷子老太太但也只是中年人的模样,虽然见副官见了几十年但还是吓了一跳“额、老八见过张……老爷、夫人。”刚想叫老爷子太太马上改了口

“嗯。”

“欸——”夫人笑着眼角已经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齐桓是吧,你行八就叫你小八了,总听日山他爹提起,今天见了,看着确实是个温润稳重的年轻人,不似日山,顽劣的不行,以后可多管着他些。小八博学,可得多教教日山。”

“奇门八算一脉也是风水一脉里响当当的一派,但是我张家却也由不得别人欺瞒。既然你们两个一起,那就都好好的。你知道那么多张家的秘密,不然……”张家爷爷坐在那里看着齐铁嘴,声音不怒自威,像是在警告八爷似的。

“爷爷!”一直没说话的张日山拉着八爷就要走老爷子一看自己大孙子要走赶紧一句话叫住“日山!”

这时张夫人却轻轻走过去给递了杯茶不瘟不火的“你这是干什么,小辈第一次来,你在吓着人家。”老爷子的锐气瞬间就被如水般的夫人给灭了个干净。

“小八啊,万山就这个样子,你别放在心上,日山这脾气可是随了他爷爷十成,直的不行但没有恶意不过我们都希望您们小辈们过得好好的。”

“齐桓谨遵老爷夫人教诲,一定好好的,也谢夫人关心。”八爷一笑两颗虎牙煞是招人喜欢“老爷夫人,这虎可是真气派,一看就是出自高人之手。”

就见老爷子神情缓和了些“看来你对这书画还有研究?”

“研究不敢当,只是跟老八我所学有关,您这画可不止是起观赏用途的吧。”

老爷子眼神一亮,老太太却接了话茬“那画是万山画的,就随便画画,卧室里还一副呢。”

“咳嗯、晚上留下吃了饭明天一早再走吧,晚上别老实呆着。”老爷子咳了咳。

“你们也刚到这一路风尘仆仆也累了,先回屋休息,晚上吃个饭玩两天再说,不急呢我去准备饭菜。这屋子有机关,晚上别乱走就是。”

到了屋张日山才开口“八爷,没吓着您吧。”

“我是谁呀,那可是九门八爷!哪那么容易就吓着,不过呆瓜啊,这卧室挂虎可不好。”

张日山笑着“我给您讲个故事啊,很久以前,在广西的大山里有个张家堂口,一个非常优秀的张家青年出任务借宿在这个堂口,而当时的堂主是个女人,就负责青年的后勤工作,那个斗很不简单,青年仗着艺高胆大,也是年轻气盛,一下做了错误的决断,而青年呢为了保护手下自己受了伤,在他发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后不想兄弟跟着拼命,就只身犯险消失在斗里,剩下的人没有队长的命令不敢贸然行动,于是先出了古墓,女堂主比青年长几岁,见人没出来,问明情况说了句胡闹,提了刀就下斗救人,两天以后,看见一女子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身上沾满了血迹,右手提着的刀正滴着血,左手架着个男人出来,血红色的麒麟从胸口蔓延到肩膀。”

“路上女堂主一句话没说,当回了堂口确认安全的一刻,堂主就昏睡过去了。整睡了两天堂主才醒,醒了就去照顾伤了的青年,青年伤愈后就走了,可他觉得被一个看着跟富家小姐一般的女人给救了很丢面子,所以隔三差五的就来找女堂主比试,比到最后女堂主还是多赢了一局。”副官苦笑。

“那个青年是你爷爷?”八爷喝着茶水磕着瓜子,听得起劲儿。

“嗯,其实我也老爷子就是看着凶而已,我跟您说您可别告诉爷爷,爷爷画那虎包括建这宅子都是为了镇化这山上被强行改变的风水,那画的颜料特殊又和了爷爷的血,其实画什么都行不用拘泥于形式,但事实上,爷爷属虎他是想多几个帮手好早日胜过我奶奶。”

“那也对人不好,先不说别的,俗语都说了一山难容二虎,何况猛虎下山开口,那是要觅食的。”

“我属蛇您知道的”

“是啊你属小龙的啊怎么了?”

“再告诉您个事情,我奶奶属大龙。”

八爷一口茶水差点喷出去,看着地上毛绒绒的兽皮,颇为心疼,索性硬生生又咽了回去,给噎的泪都出来了,“咳咳咳!不过……咱家老爷子倒还真是挺可爱的啊。”

【副八】七十年之痒xxxxx

最近八爷的行为总是怪怪的,做事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具体表现都在对张日山的态度上。

“呆瓜……你后悔么?”

“后悔什么?”

“后悔跟我一起。”

“从没有”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没有啊。”副官一脸疑惑根本不知道自家八爷怎么了,又不好意思问小辈儿,无奈之下只能去找瞎子,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即张日山就领教了瞎子那魔音灌耳般的咸湿的笑声。“我说张副官你这些年怎么过的?”

“嗯……就是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啊用心去疼他,我可以为他流血为他拼命。”

“情人节送过花么?”

“没有,送过花茶。”

“……那每天都早上有早安吻么?”

“我每天都给他做早餐。”

“……”瞎子又是一阵无语。

“新婚第一年陪他时间多么?”

“你知道那时候时局动荡,有很多秘密任务。”

“送过什么礼物么?”

“我的一切都是八爷的,还送礼物干嘛?”

“你跟他说过我爱你么?”

“我不善言辞……”

“你”!瞎子笑着推推眼镜儿笑出来“噗……我说张副官我算看出来了,八爷对您那可真是真爱,要不早跑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所谓的安全感是什么?你说说你,这也有几十年了吧。没送过花,没说过甜言蜜语,天天动不动就为人家两肋插刀,还没事儿就玩消失,非得弄个一身伤才回来,他能有安全感才怪。”

“同身为男人恋爱,和女人是不一样,但是也不是谁都跟你张副官似的钢铁直男。八爷是文人,你以为你部队那套掏心掏肺的处法儿,人家就有安全感了?你只会叫他害怕。”

副官一脸不懂,在他眼里送花买东西在说些好听的话,那都是他骗小姑娘的手段,根本不是对爱人的态度。

“张副官……像你这么不知道与时俱进的世纪老古董可真不多了……听我的你要想好,首先别再玩消失了,至少出去告诉他你去哪儿,然后时不时的送些小礼物什么的,最重要的是即使心知肚明,也一定要亲口对他说我爱你八爷。”

副官边听边在自己随身的小本子上坐着记录于是在八爷晚上回家一开门就看见副官拿着一捧玫瑰花站在屋里上来就抱住他然后憋了个大红脸用像蚊子叫一般的声音说着“八、八爷……我爱您。”

八爷见了笑着“你个呆瓜……”

【副八】沙海结局小滴滴3

真的不会写四个轮子的文,破自行车都算不上,一点都不香凑合看吧

链接评论区

再挂我跟乐乎姓

【副八】沙海结局车车部分2
小学生文笔极度ooc有轻微sm破自行车一辆

【副八】沙海结局【有车】

本文可单独食用看不懂配合前文一同食用,本章清水下章马上更有车

佛爷没了、八爷也没了,是时候,该去尽自己必须尽的使命了。

副官拿出了二响环,默默地戴在手上轻轻一碰,铛、铛……

“张副官……哼”张日山轻哼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军官证,捏着一角,一把火点了心想,从此世间再也没有张副官了……

齐八爷在玉佩里无神无识像是重新孕育了一翻似的,一沙一世界,这玉佩就如同芥子一般时间流和外界完全不同快的惊人,正常的时间仅过了3年的时间,八爷就已经有了神识,“原来父亲早就算到了,才叫我把这玉佩赠与心爱之人,老狐狸。”

接下来的几年里不清醒的时候无形的吸收着天地的灵气,清醒的时候他就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着一切,他发现副官已经成了九门之主,他看着副官玩弄阴谋、权术,运筹帷幄,和各方势力周旋却还能步步为营,他看着自己的副官坐着违背自己本性的事情,却又无可奈何,他看着尹南风出生,看着副官变得不苟言笑,但他毫无办法。

直至2012年玉佩之中已经经历了不知道多久的时间,久到八爷的心里已经生出了超然物外的心思,他看着副官却不再有惋惜的感觉,副官坐在那里,兴许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就睡着了,梦里恍惚间,看到了八爷,那眉眼,那笑容,还有那小虎牙……“八爷……好久不见……”张日山久违的笑了,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敲门声,副官立刻就醒了一丝笑意都没有“进来。”

“会长,锦上珠的老板来了。”

“嗯,我换件衣服。”他对着镜子随便挑了一套衣服,他不喜欢女人从来都不喜欢,只是有些事情这样办起来效率更高些,“无人调护……此去精心。”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着他的话,又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只是工具罢了。”

他把自己及周围的一切都当做工具一般,只为了替佛爷完成那未完成的使命。

“哎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呆瓜身边也有女人了啊……”八爷在玉佩之中笑的淡然“我一已死之人,还去打扰他们活人的生活干什么……”

八爷就看着副官跟身边的女人暧昧不清,他可以是任何他要接近的人喜欢的类型,八爷渐渐发现,他根本不喜欢他们,也从没承认过什么,只是以自己的行动叫他们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和她们是她们想的那种关系。

八爷就那么看到了2018年,那年借着太阳的异动,八爷终于能在白天脱离玉佩,对外物造成一些影响,也能感觉到外物的存在,他看着副官摘下了玉佩,然后脱了衣服踏入浴缸之中,他就在副官对面,感觉着周围的水温温热热的,头上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女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他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然而副官却跟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你觉得吃亏……那我出来好了。”

那尹南风再厉害,也是女人,还是别了头去叫他穿了衣服,八爷看着下巴都掉地上了,这呆瓜脸板的厉害,脸皮倒是厚了不少,八爷在一旁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倒也不恼,但当梁湾出现的时候,八爷却再也坐不住了,看着她一点点的接近,一点点的取代他以前的位置……他躲在玉里面封闭自己,可时间越久越觉得胸膛之中有什么在疼,直到副官把二响环交于梁湾。

“呆瓜啊呆瓜,我本以为以我现在的心性能放下一切,我以为不看不闻不问不心疼,我以为……”八爷一笑,“我齐铁嘴的人有人敢动的?”舔舔虎牙“呆瓜啊……既然你忘了爷,爷叫你想起来就是了……”

当晚八爷便离开了玉佩,叫梁湾在睡梦之中,看到了他们两人过去的种种,日常,相识,相知,在古墓之中把命交给对方,最后一起上了战场,和自己弥留之际副官照顾八爷到最后的样子。

而当晚副官靠在床头,拿出手机订了前往格尔木的机票,月光撒在他胸前的玉佩之上,指尖轻轻触着“梁湾这丫头为了我也是付出了太多,别也道过了,二响环赔给她,足够了,八爷啊……今后的日子我终于能好好陪着您了……”只可惜话八爷却没有听到,第二天早上八爷才回来,到地方就开始跟着张日山,就见张日山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罗雀,送我去机场。”

刚到新月饭店的门口就见梁湾气势汹汹的拿着二响环“张日山!你个王八蛋!是不是又想玩消失!送个这东西给个抱抱就想当报答我了是不是!张日山我告诉你!我是真心喜欢你!但是你不能仗着我喜欢,就这么欺负我!”说着拉着他手把二响环放他手里“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说着眼里含着的泪就要掉出来,却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情绪也越来越稳定“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但是我所有的付出都是我自己愿意,你不欠我,我不需要你的答谢”梁湾就那么仰头看着自己所爱的人,脑子里却想的是一起和副官出生入死,那个文弱的书生“这东西太沉重了,我受不起,张日山”说着深吸一口气“我们分手吧。”

说完转身离去,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她不敢也不能回头,纵使她心里依然爱着,可在昨晚她知道了长生的沉重,知道了自己和他终归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了解一个人至少得和他在同一高度上,她自言自语“我的爱从一开始就注定是个错误”,说着竟笑了出来,自己擦了眼泪“我会记得你的,不过我梁湾今生注定了,与你无缘……再也不见了张日山。”张日山站在原地也没什么表情,转身就进了屋“罗雀,十五分钟后来找我咱们出发。”

八爷看着这出戏心情好的很,想来这梁湾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姑娘,也就没再难为她。

【副八段子】教师节

“国学大师……”副官笑笑,把路虎停在了教学楼门口,想等齐八下课,抬手看看表,就在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过来一大爷敲敲玻璃,车窗摇下“先生您好这不准停车。”

“嗯”张日山点了头,泊好车后就站在门口等,也不知道找个不显眼的地方呆着,这么个小伙子,还是个穿西装好看白净的小伙子,就傻站在楼门口,一会儿就引来了一票围观的学生,还以为这人是要等女朋友下课求婚呢,都等着看,终于下课铃想了,张日山左等右等齐桓也不来,干脆拔腿就往教学楼里走。

不动还好,一动整个画风都不一样了,版这张脸不知怎么被学生看出来危险的苗头,偷偷溜走去叫了安保,张日山前脚进办公室,刚从怀里掏出钢笔,“我的齐老师,教师节……”

刚说到这“砰!”办公室门就开了,两个安保大哥直接冲进来“齐老师没事……”吧字还没出来就看到这么和谐的一幕,被搅了好事张日山显然是不开心的,一手揽过齐桓“我爱人课业忙,都没空回家教师节我来送个礼物,顺便跟爱人温存一下,不许么?”

“哈哈哈哈哈哈,李大哥赵大哥没事没事啊”八爷在一旁拾乐儿,笑得不行“这人我熟得很,您去吧”

俩楞娃这才知道怎么回事,脸色可是好看的很,赶忙退出去了。

“我说副官,给老师送个礼物都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你怎么做到的,欸还有啊”八爷拿着钢笔在他
面前晃“这什么年头了还送钢笔,老不老啊。”嘴上嫌弃可还是把钢笔别在了胸前。

副官看着他的动作指指他胸前“看起来您也不新啊。”

“嘿!我都活了那么多年了,我新的了么我!”

副官点头一脸所以我也新不了的表情“有道理。”

八爷被气得直瞪眼睛,“我说你小子这么别的本事没见长嘴皮子溜了不少啊……”说着也不管他指指办公事里的凳子“你坐那儿,坐那等我会儿啊,我收拾完这些材料咱回家。”

“好”

———————————end————

【副八】小先生

那年佛爷刚成年,张日山被佛爷的父亲秘密派到长沙摸排情况,探听消息时便知晓了九门,那时齐八爷跟着老齐爷还只是个小先生,十六七的样子,而张日山那时一如现在的容貌看不出年龄,其他几门虽实力庞大但生意大多都在面上,显而易见,然而这第八门却是深藏不漏,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一个堂口几代人的时间却没被任何人取代,所以调查第八门的时间总是格外的长。

坐在堂口对面的茶摊上看着里面老先生算卦,一旁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先生,坐在桌前,桌上横着把伏羲琴,当时只觉得琴音清澈,曲是好曲但当时副官对音律所知甚少,可却一眼便知这琴却是真正的古琴,以后的日子每每路过,便习惯性的多看那琴两言,那小先生自然也就收于眼底,看的久了便不知,是看琴还是看人。

这日前来,却不见老先生便上前去“劳烦小先生,齐八爷可在?”

小先生声音格外的干净“家师去乡下了……”说着就只觉得来人面容清秀,身姿挺拔煞是好看,纵使父亲出门千叮万嘱不要乱来,可忍不住还想和他多攀谈几句“您有什么事找我也是一样的。”

张日山一挑嘴角“哦?小先生也会卜卦?”

“略懂一二,敢问尊驾欲卜何事?”小小的人儿强装老成地说。

“那劳烦先生算算,我命数和姻缘。”

“交一个铜板,到后面挑件东西。”

张日山到了后堂上眼倒是没有新货,而且都做过处理,大多不是生坑,在众多这样的明器中放着一个生坑鬼货看起来就尤为扎眼,于是挑了这件东西付了钱出来。

“尊驾是想怎么算,相面、手相、批八字、还是测流年呐?”小先生笑着,俩颗虎牙显得尤为乖巧。

日山申了左手“那就看个手相吧。”

小先生一算心道不好,这人命数怎如此奇诡,怕不是一般人再算下去真算出什么,我怕是得兜着走,索性只算姻缘,可这因缘一算更是头疼,相上显示这姻缘方位竟是在自己家方位。小先生微微皱眉随口胡诌“先生从北方来,姻缘嘛在南方,以后多在南方走动走动兴许就能碰到好的姻缘,至于命数…”八爷笑笑喝了口茶“日后必定飞黄腾达大富大贵啊……”

张日山起身笑笑“借先生吉言,若此卦应验张某定当前来谢卦”说完临走还回头看了他一眼,转身朝他一抱拳“再会。”

小先生很是不明所以萍水相逢之人一南一北总是命中注定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相见的。

日山回了东北将所有情况报给家主,便一人进了长白山从此从此再无音信,相传长白山巅葬上古之神,玄女守墓,族人都觉得张日山怕是死在了里面。

十年之后张日山突然就回来了,成了张副官,佛爷也从当年的愣头青长成了今日的佛爷,没过五年张家外家便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副官和佛爷率残余旧部来到了长沙。

佛爷得神算子九门八爷相助顺利坐上九门之首的位置,当八爷在佛爷府上见到这挺拔的身影之时,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副官,这是齐八爷,我做上这个位置多亏了他”

副官本不爱笑,见了他立马就笑了起来,朝他伸手“八爷——好久不见。”

“你特别像我小时候见的个人,哎呀,刚吓我一跳我以为是他呢!你是他儿子吧。”八爷说着往沙发上一摊,跟在自己家是的拿了水果就啃。

副官笑笑没说话,直到后来两人都成了亲了,副官才拿出一堆甲骨磨成的条状物,用皮绳穿着。

“张副官?你这是合意?”八爷拿来一看“这是——广陵止息!我说呆瓜——我没在你面前抚过琴啊,你怎么知道我好古琴的?”

副官笑笑,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谢卦。”

八爷惊的眼镜都快掉了下来,手捂着嘴巴,那个每天晃在自家门口的好看叔叔,他问卦时的举手投足,当天晚上爹爹的痛打,以前的种种历历在目“我的个乖乖哟……我本以为我这么大岁数,把人家年纪轻轻的小副官给拐回家了,还有点负罪感!合着你小子…… ”

“自家夫人当然要从小把关了。”小副官笑的一脸坏,那天之后副官知女娲创音律,以在青铜门内守了十年为代价,从传说中女娲的墓葬里遍体鳞伤的带出了这部广陵止息,而齐父算出将会有改变九门命运之事发生急忙回家,却发现小八爷给人家算卦还出了生坑鬼货,直接就是一顿毒打,逼他说出前来问卦的人是谁,他又算出了什么,小八爷死咬着不说,硬是去了半条命,最后齐父终归心疼儿子,由他去了。

“八爷……那时候您弹的曲子怪好听的,叫什么名字?”

“叫……叫——啊!凤求凤!”

副官笑着“您等会儿,应该是凤求凰啊。”

八爷看着他狠狠地白了他一眼“说你呆瓜你还就是个呆瓜!你说是凤求凰行!那我问你咱俩谁是凰!”

“额……”副官愣了两秒“好吧,我同意您的观点……您那琴呢?”

“我说你小子合着内时候天天来是惦记着琴呢!不是看我啊!”

“八爷您别急啊,开始是看琴来的,看着看着就看上您了……”

八爷笑笑“你个没正行的呆瓜……”

有的时候,纵使相隔万水千山,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在茫茫人海中相见,多年后冥冥之中又刚好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命中注定纵是只有一眼,足以……